您現在的位置:融合網首頁 > 工信 > FTTx >

全球FTTH第四次浪潮:寬帶中國是否會成功?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韓杰 發表時間:2014-02-18 14:39 閱讀:
核心提示:最早運營商把重任寄希望與IPTV,但遺憾的是,IPTV不僅沒有帶來增值,運營商還要從寬帶中提取一部分錢補貼給百視通。愛奇藝副總裁段有橋曾這樣評價IPTV:“直播不如廣電、互動不如OTT,注定難有作為。”

三年前的2月16日,中國電信在全國啟動“寬帶中國 光網城市”戰略工程。中國電信董事長王曉初制定的工程目標是:用三年時間實現所有城市光纖化,最高接入帶寬達100M。同時,中國電信寬帶用戶的接入帶寬將在3年至5年內躍升10倍,資費在3年左右迎來“跳變期”。

三年后的今天,中國電信基本實現了除“資費跳變”之外的其他目標。但是,王曉初當時可能沒有想到,寬帶中國會陸續暴露出一系列的問題,這些問題要么沒有預計到、要么超出了當初的風險預估;當然,他也想不到本應成為尚方寶劍的國家寬帶戰略會一次次拖延,甚至一度成為運營商的負擔,而最終又以這種折中的方式收尾。

三年來,寬帶中國或許已經把所有的彎路走了一遍,時至今日,寬帶中國還是當初那個寬帶中國,但其定位與意義,已與中國電信的初衷大相徑庭。

準備不充分之仗

2010年8月之后,中國電信在上海、江蘇等地進行“光網城市”試點,建設FTTH。“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應對中國移動的低價競爭。” 江蘇電信網絡建設部高層如是回憶。當時,收編了鐵通的中國移動開始在固網發力,低價進軍寬帶市場。“明擺著賠錢的價格,讓你根本沒法跟他正面競爭。FTTH,給我們提供了一種差異化路線。”在光網城市的試點中,FTTH不僅幫中國電信規避了價格戰風險,同時也通過品牌溢價帶動了綜合業務的發展。作為接入的終極目標,FTTH顯然更加高大上,而且可以通過寬帶捆綁帶動其3G業務增長,中國電信“我的e家”就是國內最成功的捆綁套餐,其中包含寬帶、3G、IPTV。

當然,應對移動競爭的手段不只是FTTH,中國電信還在2010年底進行了全國的寬帶出口大清洗,禁止各省公司向鐵通出售寬帶入口,鐵通近千萬用戶受到影響,網速如蝸牛。

當時,Vectoring確實能改變目前寬帶的窘境,但遺憾的是:中國,全球最大的寬帶市場對這個技術不感冒。一位中國電信專家告訴記者:“這個技術不錯,但集團已經不對銅纜進行考核,所以很少有人用。”他對記者嘆氣:“你們應該多報道一些:考核應該以速率、質量為標準,不要用接入方式這種表面的形式。”

2013年,包括主管部門在內的專家口風漸轉,開始支持“多種接入方式并存”,與此同時,阿朗、烽火也開始高調宣傳自己的VDSL2解決方案,然而運營商考核方式依舊沒變:僅FTTH用戶核算考核。運營商龐大的體量、僵化的機制限制了其轉身速度,“光銅一刀切”癥結難以有效改變,目前僅廣東電信在商用VDSL2。

2014年,LTE臨近。韋樂平曾預測中國電信或許會削減50%的寬帶預算,以補貼LTE,或許“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運營商知道痛了,可能會再考慮銅纜。”

當然,光省錢是不夠的。2012年以來,電信、聯通都在為寬帶尋找新的利潤空間,畢竟ARPU值以看得見的速度再下滑,坐吃山空并不遙遠。

最早運營商把重任寄希望與IPTV,但遺憾的是,IPTV不僅沒有帶來增值,運營商還要從寬帶中提取一部分錢補貼給百視通。愛奇藝副總裁段有橋曾這樣評價IPTV:“直播不如廣電、互動不如OTT,注定難有作為。”

2012年中期,以天津聯通為代表的運營商開始嘗試與OTT TV合作,提供更優質的視頻內容,雙方分成內容費。目前,三大運營商都已經把OTT TV作為業務重點,已漸成氣候。

值得一提的是,在“與互聯網企業合作”這項業務中,來自福建電信的智能提速脫穎而出。該團隊2011年通信展首次亮相,其智能提速就成為當年通信展亮點;2012年8月,該團隊在智能提速的基礎上與迅雷攜手推出“天翼光速”業務,1年時間發展超過4萬用戶、年貢獻收入過千萬,寬帶ARPU值提升10元以上。更具前景的是,這種合作模式完全可以復制到其他互聯網企業,目前,中國電信已正式下文將“天翼光速”的商業模式推廣至全國31個省,中國電信與OTT的合作平臺初具模型。

三年寬帶中國,經歷無數挫折的中國電信基本完成了最初的承諾,如今似乎也為自己開辟了新大陸。但是,這個新的戰場同樣建立在FTTH的框架中,中國電信是否會重新走彎路,這還猶未可知。

回頭來看,整個寬帶中國的前兩年幾乎完全著眼于FTTH的硬件建設,很少有人去關注FTTH的管理與經營,或者說,中國的電信環境是否有能力來消化FTTH,并為運營商提供超寬帶的強勁推力,這是FTTH與運營脫節的根本原因。迄今為止,全球經歷了四次FTTH浪潮,前兩次均以失敗告終;第三次是Verizon發起的,是非成敗尚無定論;作為全球FTTH的第四次浪潮,寬帶中國是否會成功?這還得看下去。

從國家戰略浮出水面的第一天起,運營商從未停止過對戰略資金的呼吁。2012年4月,工信部曾組織業內專家在江蘇討論商議:將三大運營商每年的稅收拿出一部分作為戰略資金,但該方案被財政部否決。其后,國家戰略一拖再拖,戰略資金也逐漸杳無音信。

2013年初,工信部舉行寬帶普及提速總結大會,會議中王曉初訴苦稱:“城市地區,巨額投資難以產生新的收入;房地產、物業對運營商進駐小區、商業樓宇收取高額的入場費、寬帶收入提成費的現象仍時有發生。而在農村地區,運營商新建寬帶網絡虧損,企業投資及成本壓力加大。”至此,中國電信已經走過來了寬帶中國的那些彎路。

8月,國家戰略出臺,并提出啟動普遍服務基金。但一位運營商內部人士這樣評價普遍服務基金:“誰要啊,多年前給,我們就沒要;沒有普遍服務基金,我們還能賠本賺吆喝,有了普遍服務基金,肯定賠本不說,吆喝也沒有了。”在他看來,普遍服務基金最終結果也肯定是“大頭還是運營商出,國家只補貼很小的比例,與其如此不如不要。”

當然,除資金之外,國家戰略要求有關部門對通信設施的物業壁壘、城市建設規劃、環境審批等等環節進行優化,但這些環節都牽扯到錯中復雜的利益關系,“結果未必樂觀。”

或許,日后國家戰略終究會逐漸成熟,功在千秋;但從一開始,運營商就希望國家戰略能立竿見影、利在當下。失望的運營商,不得不重新定位寬帶中國。走過來所有彎路的運營商,或許能重新考慮市場經濟。(責任編輯:韓杰)

熱門關鍵字

關于我們 - 融合文化 - 媒體報道 - 在線咨詢 - 網站地圖 - TAG標簽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4 融合網|www.fulwiderpartners.com 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dwrh@www.fulwiderpartners.com 京公網安備1101055274號 京ICP備11014553號
網站性能監測支持:
亚洲黄色网站,好看的网站你懂的,欧美一级a视频免费放,黄色网站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