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融合網首頁 > 管理專區 >

憑什么讓我對你“忠”

來源:財富中文網 作者:張偉俊 責任編輯:融合網 發表時間:2011-03-20 07:58 閱讀:
核心提示:幾年前,一位身價百億的民企老總讓我幫助其確立企業管理人員的選拔和培養標準,即建立所謂的“勝任力模型”。這是我當管理咨詢顧問時的“拿手好戲”,早已洗手不干了,可人情難卻,不得已,客串了一回。名義上由我領銜的咨詢團隊與客戶配合良好,整個建模過程一帆風順,

幾年前,一位身價百億的民企老總讓我幫助其確立企業管理人員的選拔和培養標準,即建立所謂的“勝任力模型”。這是我當管理咨詢顧問時的“拿手好戲”,早已洗手不干了,可人情難卻,不得已,客串了一回。名義上由我領銜的咨詢團隊與客戶配合良好,整個建模過程一帆風順,不出三個月,大功告成。可沒料到,在“匯報演出”時,老板突然提出,要把“忠誠”作為一項頭等重要的標準,加入到這個管理人才的標準體系中去。

“現在的人太不講忠誠了,動不動就跳槽,忘恩負義……”從企業老板的角度出發,我當然理解這位老總為什么會對跳槽如此不感冒,為什么對下屬的忠誠如此向往。但是,對于選人、用人和育人的標準而言,如今世上有沒有他所說的“忠誠”這一單純的品質?這似乎要打一個大問號。

“老板,這個問題很有學術探討價值。您看,當年國民黨的大批逃兵對‘黨國不忠’,但加入了共產黨的軍隊后卻十分忠誠,為什么?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很多學生去歐美念書后就留在那里不回來了,當時大家都怪他們對國家不忠;然而本世紀初,這些人又不請自來,大批大批地回歸了,您知道,現在很多‘海龜’都成‘海帶’了。您是否認為這些人現在都‘改邪歸正’、精忠報國了呢?”看到老板臉上出現了困惑的神情,而與會高管們又露出了難以察覺的、意味深長的笑容,我越發起勁了:“也許,那種純粹的、不受天時地利條件影響的‘忠誠’是不存在的。古人就有‘南橘北枳’一說,意思是淮南的橘樹移植到淮河以北就變為枳樹了。環境變了,事物的性質也會跟著變 ……”

就這樣,當著十多位高管的面,我向老板“叫板”了半小時。終于,老板“龍顏”掛不住了,他一拍桌子,宣布了“學術探討”的終結:“反正,我就是喜歡忠誠的人,你們就按照這個精神去操作吧!”

在職場里混了這么多年,我知道,作為咨詢顧問,此刻除了表現“忠誠”,我已經不可能再有其他作為了:“好吧,我們盡力而為。”

兩星期后,最終的咨詢成果中多出了一個“忠誠標準”:管理人員需要“忠于崗位、忠于企業”。在具體要求中,我們羅列了“遵守紀律,服從上級”;“抵制獵頭誘惑,不為其他公司優厚待遇所動”;“即使企業對自己不公,也能夠坦然接受并堅持維護企業利益,為企業盡心盡力”等細則。老板滿意了,公司付款了,但我卻久久不能釋懷。

兩個月前,我的一位教練對象又與我談起“忠誠”這一課題。他說,他要在公司中建立一種忠誠文化,希望我助他一臂之力。這下,我幾年的“郁悶”有了釋放的機會,頓時“斗志昂揚”起來:“老板,什么叫‘忠誠’?先請下個定義。”

老板一下傻了眼。

“讓我們把‘忠誠’這兩個字分拆了,你就會覺得容易些。先說‘誠’吧,它是什么意思?”

“不說謊,講真話,說到做到。”

“好極了。那不就是‘誠信’的意思?我們干嗎不用這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概念呢?再說‘忠’吧,什么意思?”

老板開始吱吱唔唔,老半天說不到點子上來。

“我來代你說吧,不就是‘服從命令聽指揮,我說咋辦就咋辦’嗎?”

老板想了想:“好像是,但這好像又有些問題。”

感受到老板的悟性,我決定刺激他一下:“是啊。你前兩次決策失誤、盲目擴張時,要是你的下屬們不那么‘忠’,敢于與你唱唱反調的話,你那兩局可能就不會輸得那么慘了。”

老板若有所思:“那些能讓我看得上眼的人,往往比較有自己的想法,但倔頭倔腦的,不好用;而那些聽話的,往往又不那么中用。”

“是啊,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看到老板順著我豎的桿子往上爬,我便開始“說教”了:“‘忠’,也有不同類型,您需要選擇。第一種‘忠’是絕對的忠,只要是你老板說的,一律正確,一概執行;理解的執行,不理解的也執行。第二種‘忠’具有相對性,這種‘忠臣’會思考,有主見。他服從真理,不盲從老板。他會站在公司即老板利益的立場上,對老板質疑,向老板挑戰。當然,要是你做得太不像話,他也會用腳投票。仔細想想,你要哪一種‘忠’?”

一小時的交流之后,老板明確表示,要開始在公司里宣傳、發揚“第二種忠誠”。

對于忠誠的誤讀,主要在“忠”字上。在總結了先秦、兩漢文化精粹的《說文解字》中,對忠的解釋為“忠,敬也,盡心曰忠”。古以不懈于心為敬,即竭誠盡責就是忠的表現;而“忠”字在構造上也有“存心居中,正直不偏”的含義,所以忠又為正直之德。可見,對“忠”最早的判斷參照物,是普遍的道德標準,是一個倫理概念。

在此之前,董仲舒把儒家的倫理思想概括為“三綱五常”;之后的歷朝歷代又逐漸把“忠”由原來儒家的倫理范疇演變成為重要的政治道德范疇,并將其含義主要指向君主。這樣“忠”便有了主要的體現對象,形成了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

兩千年以降,愚忠不但沒有被淡化,反而得到了表現形式上的強化,以至于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我本人是跳過忠字舞,唱過忠字歌的。當時整個社會上上下下都籠罩在一片瘋狂的“忠”氣氛之中,我們這些小孩子跟著成人獻忠心、表忠言,還覺得挺有意思。放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看,今天中國的企業老板多少有些帝王情結,就不難理解了。

孫中山先生曾說:“古時所講的‘忠’,是忠于皇帝……我們在民國之內,照道理上說,還是要盡忠,不忠于君,要忠于國,忠于民,要為四萬萬人去效忠。為四萬萬人效忠,比較為一人效忠要高尚得多。”同理,在企業之內,照道理上說,也還是要盡忠。但忠于崗位、忠于企業、忠于事業,比較為一人效忠要高尚得多。面對愈演愈烈的“人才戰爭”,老板或許只有回歸“忠”的本義、塑造倡導正直之德的“忠”的文化,才有可能吸引大量一流人才為其企業盡力。

或許,正是由于人們對“忠”的本義的曲解,如今但凡有點個性的年輕人,對“忠誠”這個字眼都頗為反感。老板你越強調忠誠,你的優秀人才離你的心理距離就越遠。從這個意義上說,“忠誠”兩字說得越多,實際的效果反而越差。(責任編輯:融合網)

相關新聞>>

    今日頭條

    更多>>

    快速直達

    熱門關鍵字

    首頁導航

    關于我們 - 融合文化 - 媒體報道 - 在線咨詢 - 網站地圖 - TAG標簽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1 融合網|www.fulwiderpartners.com 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dwrh@www.fulwiderpartners.com 京公網安備1101055274號 京ICP備11014553號
    網站性能監測支持:
    亚洲黄色网站,好看的网站你懂的,欧美一级a视频免费放,黄色网站视频